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法纪纵横

湖南湘雅医院腐败窝案揭开15年药品采购黑幕

发布时间:2011-06-14 22:12:21 浏览: 666

    号称长江以南地区水平最高的大型综合性医院——湘雅医院,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反腐风暴。
 

    5月23日下午,湘雅医院80多名中层干部被召集起来,参观由最高人民检察院主办的“惩治和预防渎职侵权犯罪”在湖南的巡展。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这批参观人员正是这一轮风暴的亲历者。
 

    地处长沙的湘雅医院,最早由美国耶鲁大学“雅礼会”(Yale-in-China)的传教士于1906年创办。杨开慧曾在这里生下毛岸英,孙中山曾为它题词“学成致用”。经百年沉淀,它成为卫生部直管的超大型三级甲等医院,赢得了与协和医院并称“北协和、南湘雅”的美誉。
 

    不为人知的是,自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始,这家曾位居行业顶端的医院,已悄然生长出一条横贯医院内外、勾连医生与药商、数额巨大的药品器械采购利益链。置身利益链中的医药商,通过与医院领导层的裙带关系,控制和贿赂医院职工,将这家拥有超过3000张病床的医院巨额采购业务,演化为一场内部人控制的盛宴。
 

    2010年5月,湖南省纪委联合多家检察院及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工作人员,启动湘雅医院腐败案调查。一年间,仅传唤到案的医药设备商等各类涉案人员就近百人。风暴引发湘雅医院人事震荡。截至目前,这场反腐风暴仍在进行中。
 

    湘雅蒙尘
 

    湘雅医院腐败案的导火线,引燃于距离长沙480公里外的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2010年初,湘西自治州人民医院爆发腐败窝案。该院院长黄生用、副院长杨万刚、党委书记李明哲和副院长彭茂松等四人均不同程度涉案。其中,黄生用、杨万刚收受药品供应商、设备供应商的贿赂均在百万元以上。
 

    接近湖南省纪委的人士透露,在追查湘西腐败案行贿人时,一个名为田强泉的医药商浮出水面。2010年5月8日,田强泉被湖南省纪委工作人员带走。田身份极为特殊:他不仅是湖南药品器械行业的名人,还是原湘雅医院院长、现任中南大学副校长田勇泉的弟弟。
 

    紧随田之后,短短四个月内,包括湘雅医院设备科科长刘建辉、设备科工程师阳辉良、设备科采购员黄筑华、大手术室护士长李思、药剂科主任李新中、湘雅医院《中国普通外科》杂志编辑姜辉在内的湘雅医院中层,均被带走调查。
 

    反腐风暴还导致湘雅医院整个领导层地震。2010年7月1日,原湘雅医院党委书记、院长均被更换。此外,湖南省内近百名药品、设备商人也在这一波风暴中被带走,部分被查明有行贿情节的商人仍将面临起诉。
 

    知情人士透露,相关部门对湘雅腐败窝案的调查,主要集中在药品和医疗器械采购的黑幕、前任湘雅医院院长陈方平用人不公等问题上。但对其中一些问题并未有十足的证据,故又释放了一些人。
 

    近一年的调查显示,湘雅医院中层干部大面积沦陷的背后,是来自药品、设备供应商的巨额商业贿赂。
 

    据统计数据,湘雅医院年收入近20亿元,每年药品采购在9亿元以上,设备采购近2亿元。而在过去15年中,以田强泉为代表的医药商人,控制了湘雅医院关键人士,利用其名下及所操纵的外围公司,将湘雅医院的药品、设备采购业务,尽入囊中。知悉此案内情的人士称,若彻查到底,仅就贪腐金额而言,湘雅医院腐败案将创下国内医疗行业腐败之最。
 

    湘雅医院设备科科长刘建辉在被调查时承认,他在任职期间,为商人田强泉的医疗设备进入湘雅医院提供了便利,并收受田的商业贿赂。药剂科主任李新中亦承认收受田强泉巨额贿赂,为田的药品进入医院大开方便之门。接近案情的人士称,李新中在被带往纪委的车上就已交代了受贿事实。
 

    与李新中一同被带走的,还有湘雅医院护士长李思。调查指向她同田强泉等人合伙,高价向湘雅医院出售手术所需的一次性耗材,如骨关节、导管、胃肠镜、手术缝合线等,索取巨额回扣。
 

    漫长的调查期间,湘雅医院采购科两位普通工作人员率先走完司法程序并获刑。其中,工程师阳辉良因收受药品商人彭卫红6万元现金,以受贿罪被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两年执行。判决书显示,阳辉良受贿的条件是帮助供应商尽快拿到货款。
 

    另一位采购员黄筑华,因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判决书认定,2007年到2010年,黄收受医院耗材供应商的贿赂共计21万元。其中一位行贿黄的商人叫蔺万淼,共对黄筑华行贿14万元,并约定将其公司在湘雅医院业务量的5%作为回扣送给黄。
 

    家族生意
 

    湘雅医院反腐风暴的关键人物、46岁的田强泉,为湖南常德人。涉足医药行业前,他是中船总公司江西江州造船厂的一名退职工人。1995年,他到长沙成立科技开发公司并尝试进行医药生意时,他的哥哥、1956年出生的田勇泉刚以副教授、分管科研的副院长之身,被提拔为湘雅医院院长。
 

    不久,湘雅医院的上下均开始熟悉这位操常德口音、身材高大的医药设备商,人们按其家庭排行称他为“田老五”。
 

    1998年,田强泉正式加盟湖南双鹤医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湖南双鹤),很快成为该公司旗下一经销部负责人。统计显示,湖南双鹤旗下有多个分公司和经销部,从2001年到2009年,湖南双鹤累计销往湘雅医药的药物,达1.2亿元之巨。
 

    湘雅医院多名职工回忆称,至少从2000年起,便不断有医院职工举报田勇泉的经济问题。
 

    举报材料称,在田勇泉的庇护下,其五弟田强泉开设多家医药公司,向湘雅医院销售医用设备、器械、药品及大量一次性医用耗材,其数量之大、价格之昂贵,令其他经销商咋舌。
 

    2001年,湘雅医院随原湖南医科大学整体并入中南大学。两年后,田勇泉借调到教育部,任高教司副司长。2005年,田勇泉回到湘雅医院的主管单位中南大学,任职副校长,分管联系三个附属医院的工作。此后,田强泉不仅巩固了其在湘雅医院的优势,还将业务发展伸向了湖南各地医院。
 

    2003年底,田强泉以302万元的注册资本,成立了湖南协众药品器械有限公司(下称协众公司),自任法人代表。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各类药剂以及医疗器械,是田强泉旗下最重要的资本平台。公司股东多次变动,田强泉本人一直是最大股东,田氏兄弟田双泉亦是股东之一。2006年,该公司法人代表变更,田强泉退居幕后,改由一位名叫吴仰高的人出任法人代表。
 

    数据显示,仅2010年,协众公司就有超过1000万元的药品销往湘雅医院。此外,田强泉还遥控有大批关联企业,譬如湖南五田医药有限公司(下称五田公司)。工商资料显示,五田公司注册于1997年。
 

    该公司是湘雅医院药品供货的大户,自2006年开始,它垄断了湘雅医院所有的输液(全部注射用液、各类液体),独家销售五年,至今未变。仅2010年一年,该公司销往湘雅医院的药品就达1709万元。
 

    除了药品,田强泉与协众公司更大的能量在于大型医疗设备的销售。为应对医疗设备的招标制度,田强泉常常采取“围标”的办法,即组织下属多家企业参与投标,或者联络其他企业参与投标,确保参与投标的企业都是“自己人”;然后让下属企业或者其他企业将标价报得极高,自己则报稍低(但仍然高于市场价),最后中标。
 

    湖南省招投标监督网的公开信息显示:2009年至今,湘雅医院采购的电动床项目、人体成分分析仪、新生儿暖箱、呼吸机、麻醉机以及分子医学进口设备等,田强泉的协众公司均在中标候选人之列。直到2011年4月27日,协众公司还在湘雅医院中得两个标,均是进口设备。
 

    沉疴难治
 

    “腐败是湘雅内部公开的秘密。”据湘雅医院一位资深医生介绍,大规模的采购腐败在湘雅医院内部横行十多年,早已引发众怒。自2009年始,包括湘雅医院院领导、纪检监察人员在内的上百名职工,曾经联名向中央和湖南省各部门寄送实名举报材料。
 

    举报材料称,医院员工们掌握了原湘雅医院院长田勇泉及其弟弟田强泉把持湘雅医院药品设备采购的铁证,同时发现了田的继任者、湘雅医院院长陈方平多次使用私人护照出国的证据,但这些举报均未见回音。
 

     长达15年的采购腐败与内部管理混乱的恶果,在百年湘雅接连呈现:医院保安人数仅有300人,却从院方支领450人的工资。保安联合号贩子,垄断了医院所有专家教授号,病人挂号只能找号贩子私下交易。住院部的医护人员在病人交完5000元住院费后,还要私下再向病人收取5000元现金,再以不记账的方式给病人做医疗检查,以此洗钱。
 

    “医风医德搞坏了,人们的思想搞坏了。”一位湘雅医院领导成员无奈地向财新《新世纪》表示,经过十多年的药品购销腐败的侵蚀,无论是医疗收入还是学术水平都长期雄踞湖南第一的湘雅医院,如今竟已被后起的湘雅第二附属医院所取代。
 

    “昔日与‘北协和’齐名的‘南湘雅’,今天到哪里找它的名字?”一位老湘雅员工指着“全国最佳医院排名榜”发问,语调沉痛。榜单上,协和医院仍然稳居第一,而湘雅医院已被挤出前十之列。
 

    面对湘雅医院的沉沦,监管部门也曾做出努力。2007年1月,卫生部对湘雅医院发布通报批评,指出湘雅医院新医疗区建设项目,超出了审批面积5万多平方米。但通报之后并无下文。
 

    2009年9月,国家审计署对湘雅医院进行检查,发现该医院四个科室私设“小金库”,其中该院产科原32病室违规收入6万余元,其中包括自行出售胎盘收入的14240元。此事直到2010年7月,“湘雅药案”爆发后,新领导班子上台后才做出处理。
 

    湖南省纪委启动调查之后的2010年7月,湘雅医院终于做出人事调整,新任院领导班子曾试图扭转医院颓势,如对滥开药的医生予以公示、从采购单上砍去部分“不合理用药”、组织医院副科以上干部参观“全国反渎职犯罪巡回展”等。
 

    但是,潜规则遗留下的惯性依然存在。几家大公司垄断医院近一半药品采购的现象仍然未能根本转变。数据显示,湘雅医院腐败窝案涉案人田强泉的几家关联公司,目前仍然在向湘雅医院输送药品和设备。
 

    余波未了
 

    “现在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被抓走,”湘雅医院多位负责人透露:“我们知道的只是李新中、李思都已经出不来了,肯定要被判刑。”据介绍,目前,湘雅医院原设备科科长刘建辉已取保候审在家,仍将面临司法追诉。原药剂科主任李新中、护士长李思均已被正式批捕,由湖南省纪委移交给长沙市开福区检察院,正等待起诉中。
 

    此外,湘雅医院腐败案关键人物田强泉,即将面临长沙市开福区检察院的公诉。田或将面临多项指控,其中包括向湘雅医院药剂科主任李新中行贿16万元、换取其公司的药品顺利进入湘雅医院。知情人士称,虽然田涉巨额行贿等众多问题,但经过漫长的调查和过滤,部分指控可能不会在司法审判中出现。
 

    据熟悉湖南省政情的人士分析:湘雅医院是卫生部直属医院,人事任命则归属教育部直属高校中南大学,而中南大学是副部级单位。虽然湘雅医院的党群关系在地方,湖南省纪委亦有权介入监管,但地方纪委监督部属高校及其下属医院,仍属较为罕见的反腐举措。
 

    湘雅医院腐败窝案目前所涉人员均仅为副科以下级别,田强泉甚至只是一名企业老板,本身并无公职,但此系列案件均由湖南省纪委直接查办,本身即耐人寻味。调查启动之初,湖南当地舆论普遍认为,调查湘雅中层及田强泉,剑指所向,乃是湘雅医院采购腐败幕后的医院高层,以及监管失察的医院主管单位中南大学高层。
 

    但知情人士称,对于湘雅医院腐败窝案的查处,官方内部亦有不同声音:因涉案人员较为广泛,部分意见倾向于医院内部的自纠自查,否则“医生都抓了就没人看病了”;与之相对应的意见则是,必须彻查医院贪腐问题并处分相关责任人,医院才能获得新生。
 

    目前,湘雅医院的反腐工作仍然在继续,并未完结。现有司法材料所揭示的信息,亦只是湘雅医院十多年间大额药品、医疗设备采购腐败的冰山一角,涉案的医院中层干部也只是台前人物,随着案情的次第披露以及相关人员审判的陆续展开,恐将有更高层人士涉案。
 

    截至2011年5月,湖南省内仍然有医药、设备供应商被带走调查,十多名未到案的人员甚至被启动网上追逃。湘雅医院腐败窝案以及引发的湖南医疗领域的反腐风暴,仍未有停止迹象。
 
 

更多推荐
更多
“我叫闫某某,是县某医院门诊部收费员。今年2月至今,我累计挪用医院收费款62万余元用于网络赌博,现在向县监委自首……” 4月2日,温县纪委监...
来源:温县纪委监委作者: 李宏亮 何杰 房奇静2019-10-24 09:31
武威市民勤县双茨科镇红星村的村民都不知道,他们的村支书王荣槐还有个弟弟,名叫“王永盼”。...
来源:甘肃省纪委监委2019-10-24 09:29
“党的十八大甚至十九大后,仍然饭照吃、钱照收、高尔夫球照打”“李东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廉洁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罪,在党的十八大后不...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作者: 薛鹏2019-10-24 09:25
 2019年5月,杭州市富阳区银湖街道郜村村主任冯冰校因对村级工程监管不力并未按规定验收,导致项目弄虚作假,工程款提前支付,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来源:杭州市纪委监委2019-10-23 09:40
 这起案件的“主角”就是北京隆达轻工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隆达控股)、北京隆达印刷包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印包集团)及其下属制版厂(以...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记者 郭云峰 通讯员 唐盛时2019-10-23 09:38
 今年4月,麻阳县开展第七轮扶贫领域专项巡察,第三巡察组在查阅郭公坪镇相关资料时,发现郭公坪村7组的贫困户刘珍月从2018年1月至2019年...
来源:麻阳县纪委监委 作者:陈露露 李洪桦2019-10-22 10:48
 一份虚假证明,只要盖上相应的公章,就可以“洗白”,“兑换”领取养老保险。这事你别不信,请一起来看“假证成真”的闯关之旅。...
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作者:钱清 椒纪轩2019-10-22 10:46
 据云南省纪委监委消息:日前,经中共云南省委批准,云南省纪委监委对普洱市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李洪武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来源:云南省纪委监委2019-10-21 09:44
“十多个月的焦虑,终于等来了今天的结果,此时的内心反而安定了下来,有的只是无尽的忏悔,我服从判决,不上诉。”2019年8月7日下午,江苏省泗...
来源:江苏省泗洪县纪委监委 作者:张梅 吴少卿2019-10-21 09:42
身为公安机关辅警,本应积极履行协助查禁犯罪活动职责,但他们却被小恩小惠所拉拢,与涉黑涉恶人员相互勾结称兄道弟,为涉案人员通风报信,最终难逃法...
来源:清廉网2019-10-18 15:19
“我要举报,我们南临泉村的村干部用黄连树苗冒充开心果树苗骗取扶贫资金……”...
来源:孟州市纪委监委作者:王朝晖 韩琦2019-10-18 09:45
2019年10月16日,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丽水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林康受贿一案。...
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2019-10-17 09:48
 河南省驻马店市驿城区委第二巡察组进驻该区胡庙乡开展巡察,小张对财务账簿进行常规检查,一张张五保户丧葬费用的票据引起了他的注意。...
来源:河南省驻马店市驿城区纪委监委 作者:王红雨2019-10-17 09:25
  前不久,河南省洛阳市洛龙区纪委监委查处并通报了区国土资源部门懒政怠政典型案例,区国土资源局地籍股股长张某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安乐镇国土...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作者: 赵国利 通讯员 刘营梅2019-10-16 09:23
 麻耕山上成群的违法建筑,竟然整整5年久拖不拆。8月30日,温州市瓯海区严肃查处一起农村违建工作中的履职不力问题,10名党员干部被问责。...
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作者:应瑛 丁珊2019-10-15 09:53
地方频道
更多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

风景美图网 轻松读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