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法纪纵横

揭开云南泸西冒烟洞公司强买强卖背后的黑幕

发布时间:2020-01-19 13:45:45 浏览: 8814

  日前,云南省红河州泸西县坊间传言,该县冒烟洞发电公司(以下简称冒烟洞公司)强买强卖事件的保护伞方某已被停职调查,此前,参与强买强卖冒烟洞公司的黑社会打手也刑拘。随着红河州扫黑除恶工作的不断深入,泸西冒烟洞公司强买强卖的黑幕开始浮出水面。

  冒烟洞发电站的前世今生

  据相关资料介绍,1976年5月1号,泸西县“冒烟洞”三级水利发电站正式开工建设。之所以叫冒烟洞电站,是因为电站大坝旁边有一个常年冒烟的石洞。到2017年,冒烟洞公司下辖7个发电站,还辖有体育馆、镁粉厂、矿泉水厂、铁合金厂、水泥电杆厂、电力小区明珠花园70多个商铺,明珠花园内一会所、公司大院办公楼所有权、整个电力公司职工的物业管理权、各种大型机械设备等;2017年还新建了酒厂、养植场。7个电站每年发电总量3亿多度,价值6000多万元,据泸西观察人士初步估计,发电公司固定资产在6亿元以上。此外,还有国家曾下拔水利增容扩容资金6000万,帐上库存资金4000万,初步估算总计在7亿。扣出负债,资产总量也在五、六亿左右。在泸西,这本是一个国有的优良资产,但在2017年前,却年年亏损负债,不得不被打着改制的名由出卖。而某些公司领导,不为公司的发展及职工的福利作想,而是想方设法立项向国家要钱,并掏进自己的腰包。比如歹马电站,一个螺丝都没有动着,却打着项目的旗号,拿走了国家50万清洁能源改造资金,泸西人说,这些人是在拿“砍头钱”。但很耐人寻味的是,这样的亏损的企业却吸引着泸西的某些老领导,这些老领导是冒烟洞公司的股东,公司的原任不但每年对持股老领导分红送钱,还要给泸西新上任的个别领导送房送车。由于公司年年亏损,员工的利益得不到保障。当时,大部份股东及员工要求查帐,却没有得当地政府的正面支持。2015年,员工便自发组织召开员工大会,由政府派人监督选举,新一届董事会便诞生了,董事会推举芶朝海为董事长主持冒烟洞公司的工作。冒烟洞电站迎来了新任站长兼董事长芶朝海,芶朝海是电站的建设参与者,他历经了冒烟洞电站的兴衰。为了拯救冒烟洞电站,芶朝海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开办养猪场,煮酒场,对电站水坝库容区进行疏浚扩宽,任职第一年就将电站扭亏为盈。电站赚钱了,芶朝海将赚的钱用于偿还电站所欠的贷款和改善职工住宿条件,其中一次性就偿还了泸西县信用社3000多万元的债务,就此,芶朝海却惹下了滔天大祸。在此前,由于股东和员工要求查账,相关部门封了冒烟洞公司的帐,芶朝海由于没有看到公司持股者的名单,也不知道哪些老干部持有股份,便没有按以前的既定的“规矩”向持股老干部派发红利,也没向某些隐性股东(领导)送房送车。芶朝海把盈利纳完税后,把盈余的钱进行扩大再生产并发放职工福利,新建养猪场及酒厂,对水库扩容清淤近百万余方,让发电效率提高了10%左右。可是,芶朝海的这一行为撼动了一大帮利益既得者的奶酪,他便成了这群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冒烟洞电站在红火了两年零七个月之后,随着芶朝海的被迫卸任便被黑恶势力代表王贵平强行纳入囊中。

  王贵平空手套白狼强行”买”走价值7亿的冒烟洞公司

  王贵平何许人矣?他是泸西最大的高利贷放贷者,靠多年来不断腐蚀和拉拢领导干部作保护伞,进行巧取豪夺及暴力收债,王贵平早已非法积累资金数亿元。9年前,王贵平投资5000万就入主冒烟洞公司的四级电站,成为四级电站最大的股东。直至2017年年底,四级电站账面上都显示没有赚钱,但每年的发电费收入都被王贵平侵吞。5000万的入股金,早已经被也变本加厉的拿回来了。芶朝海任冒烟洞公司董事长经营期间,该公司逐年营利,而某些人生怕冒烟洞公司的亏损及管理单位的腐败问题的盖子被揭开,某些领导便授意王贵平动用一切手段拿回冒烟洞公司,继续捂盖子。王贵平为达到非法占有冒烟洞的目的,在某个老领导的授意下,开始动用白道和黑道的力量。白道上,找领导不断做芶朝海的工作,并威胁芶朝海劝其让出管理权。在黑道上,动用黑社会力量四处造谣,扰乱生产秩序。2015年5月,在泸西某个老领导的授意下,浙江某公司第一次与冒烟洞电站进行洽谈(该公司实际是王贵平等人操作的皮包公司),欲收购冒烟洞电站,但被芶朝海果断拒绝了。眼看明的手段不行,就来暗的。王贵平先是通过某老领导搭线,拉拢和收买政法委领导李某及县政府部门领导方某,并对二人输送巨额利益。接着王贵平让黑社会打手李金、周伟等人不断威胁恐吓股东并收购员工手中的零散股分,如有员工不同意把股份卖给李金、周伟等人,便会被这伙人威胁和殴打,其中未经某股东签字同意,就强行收购了他1200万元的股权,直接将钱退回给了当事人。2017年9月,趁着芶朝海在北京看病的机会,王贵平等人便召开股东大会,并将芶朝海踢出了公司董事会,建立起了新的董事会。2017年10月,李金周伟等率人围攻发电公司,李金带着数十人,打伤了三名保安人员。随后,王贵平在政法部门领导方某的“保护”下,招幕社会流氓组成所谓的保安队,强行入驻冒烟洞公司办公楼,达到了实际控制冒烟洞公司的目的。为了遮人耳目,王贵平出资1亿元“购买”冒烟洞公司,而1亿购买资本金中,有5000万元还是用王贵平早已投入四级电站的5000万元来冲抵。此时,冒烟洞公司账面上还有4000多万元的资金,也就是说,王贵平空手套白狼,靠着“拳头大”和有保护伞就白白拿走了价值6亿左右的资产,泸西的巨额国有资产连“公开挂拍”这块遮羞布都不要,便白白的流入了王贵平手中。因为有如此巨额的利益,所以王贵平在他的新天地会所,一次就口允某个副县长1000万元的“好处费”。

  谁是冒烟洞公司强卖强买背后的黑手?

  云南一位律师认为,泸西县相关部门以电站改制为由,将冒烟洞发电公司以不到1亿的价钱贱卖给了王贵平,并没有进行公开挂拍,其相关程序已经违法。在此之前,作为冒烟洞公司管理者的芶朝海愿出4亿多的高价与王贵平公开竟拍,还向县委及县政府领导当面汇报过,但却遭到了县政府某副县长及政法委领导李某的拒绝。谁是冒烟洞公司强买强卖背后的那支黑手呢?泸西人都知道,但不敢说。2017年在王贵平率人强行入驻冒烟洞公事期间,芶朝海带病从北京赶回云南,但因病重仍然住在昆明的某医院里。为了成功的拿到冒烟洞公司的管理权,政法委领导李某赤裸裸的跳了出来,带着王贵平等人,来到昆明云大医院,强行让躺在病床上还挂着氧气罩的芶朝海签字同意让出冒烟洞的管理权。在病房里政法委领导李某扬言:“今天你签也得签不签也的签,”还将芶朝海家属赶出病房,在长时间的僵持又没有家属在场的情况,芶朝海被迫按李某的意思躺在病床上签订了股权转让同意书,从此王贵平等人开始真正执掌冒烟洞公司。一位知情人士这样评价李某,“这人连基本的人道主义都没有。”值得一提的是,在王贵平将率黑恶势力入驻冒烟洞的前几天,当时县里部门的领导方某向泸西县委建议,将芶朝海一家列入黑社会团伙进行打击。方某并向县委、及红河州委谎报警情,说泸西将有类似“11.18事件”的事情发生,请求警力支持,当时的红河州公安局长许洋(也被查)调动全州警力全力支持泸西。最后的种种事实证明,这纯粹是一场子虚乌有的“事件”,而谎报警情的方某当时并没有受到问责。谁是冒烟洞公司强买强卖背后的黑手呢?而政法部门的李某及方某在此过程中,又充当了什么角色呢?

  王贵平欠下的三条人命

  非法占有冒烟洞公司之后,王贵平等幕后黑手为了保住既得利益,他们千方百计打压芶家。为了营造声势,在2019年12月10日,王贵平在冒烟洞公司下属的一个发电站内,摆下了几十桌酒席,宴请一些泸西当地退休老干部,还邀请了一部分教师参与。在会上,泸西某个老干部慷慨陈词。并预言“冒烟洞公司的明天会更美好”,冒烟洞公司的明天真的会美好吗?据悉,在王贵平非法低价收购该公司后,王贵平已经欠下了3条人命。2018年正月二十四傍晚,14岁的王婷芳及隔壁村的女同学一起放学回家,就被冒烟洞电站突然的泄水卷走。短短几十分钟,两个花季少女的年轮就此停止了转动。事后,石岩脚社的村民们说,此次事件并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冒烟洞电站下游的河道不过200米,用肉眼也能看清河道内的情况。按惯例,相关人员在放水前需要检查河道并提前三天发出预警通知,预防河道内有人,但电站管理者并未按规定操作,而是直接放水。更为可恶的是,在事后,王贵平授意员工隐瞒真相,不要向县里安全生产部门报告。还有一件泸西坊间传闻得有声有色的事件:“领导要吃鱼,赔进一条命”。2019年6月的某日,泸西县一领导到冒烟洞电站检查工作,为讨好领导,王贵平让赵曾荣打捞平海子水库的野生鱼来招待,赵曾荣叫来其侄子下水捞鱼,赵曾荣侄子纵身跳入水库之后,再也没能起来。领导想吃鱼,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没了。事后王贵平为息事宁人向死者家属赔偿了40万元,但想吃鱼的领导究竟是谁呢?失去爱女的村民王云龙告诉记者,冒烟洞公司的明天不会“美好”,因为他是建立在喝民血吃民肉的基础上的。芶朝海说,没有哪个朝代,哪个政党会允许这种挖国家墙脚的蛀虫存在。现在不允许,将来也不允许。芶朝海坚信,在反腐倡廉、依法治国的今天,王贵平之流的蛀虫必会受到党纪国法的治裁。

实名报料人:芶朝海身份证号:532527194812221118联系电话:139-0873-7733芶朝海声明对爆料的真实性负责,并欢迎中央、及省内外媒体记者到云南泸西采访。

更多推荐
更多
 在大多数人眼里,文化部门是“清水衙门”,但在杭州市滨江区社发局原调研员武斌和文化馆原副馆长熊智慧的眼里,这个“清水衙门”照样有钱可捞,有油...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作者:张祎鑫2020-03-30 09:38
 “非常惭愧、内疚,由于忽视了党纪国法学习,滋生了侥幸、贪婪的心理,走到今天这个地步。”2019年国庆节期间,湖南省衡阳市纪委监委留置点内召...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作者:通讯员 肖湘东 李涛2020-03-25 09:14
“兄弟姐妹们,大家辛苦了!晚上聚餐吃个便饭!”2019年9月的一天,忙完菜场招投标后,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峰江街道白枫桥居的峰江菜市场法人代表张...
来源:台州市纪委市监委作者:周益 邵颖2020-03-23 09:04
 杭州市拱墅区投资促进局外事服务中心主任曹某(民主党派),2017年至2019年违规持有个人因私出国出境证照(护照、港澳通行证),多次未经审...
来源: 浙江省纪委省监委2020-03-19 09:30
 据山西省纪委监委消息:日前,经山西省委批准,山西省纪委监委对吕梁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刘云晨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来源:山西省纪委监委2020-02-28 08:43
 游子山国家森林公园是高淳一张靓丽的旅游文化名片,经过近十年的发展,目前已成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然而,作为“拓荒者”和“带头人”的杨纪鹏却...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作者:李桂蓝 余柳2020-02-26 09:37
申屠福华,浙江省金华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曾任东阳市副市长、东阳市委副书记,金华市婺城区委副书记、区长等职。2018年11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020-02-19 08:36
2月3日,网上反映疑似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称“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通过微信平台倒卖医用外科口罩谋利问题,引起网民关注。...
来源:广州市纪委监委2020-02-12 09:42
 2月10日,湖北省委常委会决定:免去张晋的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书记职务; 免去刘英姿的省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职务;...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0-02-11 09:54
王晓波,吉林省四平市人大常委会原委员、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原主任委员,四平市原环境保护局党组书记、局长。曾任白山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四平市国土资...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作者:王树峰 李绍东2020-02-05 09:47
日前,云南省红河州泸西县坊间传言,该县冒烟洞发电公司(以下简称冒烟洞公司)强买强卖事件的保护伞方某已被停职调查,此前,参与强买强卖冒烟洞公司...
来源:清廉网2020-01-19 13:45
“要深刻吸取教训,不仅要在公车使用上遵守纪律,在其他各方面都要严格遵守纪律。”日前,永州市双牌县机关事务服务中心召开支部大会,支部成员围绕“...
来源:双牌县纪委监委 作者:周宏志2020-01-19 13:38
 “不要以为不收钱不收卡就没事,收了土特产一样要受党纪处分。”日前,杭州市临安区派驻第六纪检监察组组长赵海平在区财政局上廉课时,结合新近查处...
来源:杭州市纪委监委作者:吴兵2020-01-17 09:54
 “2019年共追回外逃人员119名,追赃10亿余元……”一组沉甸甸的数据再次体现了上海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坚定决心,见证了追逃追赃工作的步...
来源:上海市纪委监委作者: 李斌 俞小松 赵青2020-01-17 09:44
他把政治纪律当儿戏,上演串供戏码;把廉洁纪律当笑谈,玩转以“车路”开“财路”套路;视国家法律法规如摆设,在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的钱权交易中把自...
来源:泸溪县纪委监委2020-01-16 09:43
地方频道
更多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

新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