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法纪纵横

【以案示警】嫌自己收入低 眼红单位进账多……

发布时间:2018-11-07 10:14:54 浏览: 405

  “没有紧张,没有害怕,相反有一丝解脱,一丝坦然,这样也好,该来的总会来,犯下的错误终究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去弥补。”这是楼挺群在留置所里一字一字写下的悔悟。

  80后、国内重点大学毕业、工作稳定、家庭美满、儿女双全……这些羡煞旁人的标签,是本案主人公楼挺群、金丹身上共同的特征,很难想象,这两个家庭的幸福,就在2018年1月杭州市西湖区监委工作人员将他们带走的那一刻,彻底崩碎了。




  工作辛勤委以重任

  事情要追溯到2007年的夏天,楼挺群、金丹大学毕业后,先后进入浙江省安全生产协会烟花爆竹分会工作,成为了同事,故事正是从这里开始的。

  一直以来,浙江省安全生产协会都要接受省安监局的业务指导。为了加强对烟花爆竹产品的监管,按照规定,在市场上合法流通的烟花爆竹必须同时张贴登记标签和产品标签,通过标签,人们可以了解到烟花爆竹是来自哪个厂家、何时出厂、是否为正规产品,一旦出现质量问题,就可以对产品进行追溯。

  2014年,基于职能调整,烟花爆竹分会从省安全生产协会中分离了出去,单独成立为浙江省烟花爆竹协会,而烟花爆竹协会的主要职能就是根据省安监局的授权,印制浙江省烟花爆竹产品标签,并销售给省内的烟花爆竹生产企业。

  由于楼挺群、金丹对待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领导予以信赖和赏识,于是,在烟花爆竹协会新成立之际,楼挺群被任命为副秘书长,金丹被任命为办公室主任。

 收入微增内心失衡

  虽然工作职位得到了晋升,但楼挺群、金丹发现,实际回报和内心期望还存在着很大的差距,两人的工资收入仅仅比原先多了一点点,远远达不到预期。

  有一次,两人聊天时聊到了工资的话题,都觉得单位薪水太少,常常手头拮据,而烟花爆竹又是暴利行业,工作中接触到的烟花爆竹企业老板时时出手阔绰,心里难免不平衡,看到单位平时进账这么多,有什么办法能够赚点钱补贴家用呢?

  于是,金丹就对楼挺群建议说:“每年协会都要支付一大笔标签印刷费给印刷企业,而标签印刷工作平时又是你我二人共同负责的,能否让印刷企业在印刷费发票上虚增一些费用,然后通过倒打的方式套取公款呢”。楼挺群听了,觉得金丹想的这个办法挺好的,两人便合计着试探性地对印刷企业老板徐某提出了这个想法。徐某考虑到自己的标签印刷业务是协会给的,如果不答应,可能会对业务有影响,虽然有点为难但也应了下来。就这样,2010年12月,金丹、楼挺群通过虚增发票的方式第一次套取了10万公款并予以平分。

  “那钱不费吹灰之力就拿到了,真得很开心,但心里也充满了担忧、恐惧和害怕,想着要是被领导发现了可怎么办,内心很矛盾”,楼挺群在忏悔书中如实述写了第一次拿钱时的心理活动。

  据供认,两人第一次套到钱后,没敢直接把钱取出来,而是放在账户里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但领导也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事情,于是两人的胆子就逐渐大了起来。2010年至2014年期间,金丹、楼挺群先后以虚增发票的方式共计套取公款80万元予以平分。

  贪心作祟胆大妄为

  此后,金丹、楼挺群二人的内心逐渐开始膨胀,变得越来越贪婪,一次偶然的机会,两人开始打起了标签销售款的主意,刚好,2011年的一次际缘巧合,给他们送来了“机会”。

  一家烟花爆竹企业向协会订制标签,觉得打公账十分不方便,就向金丹提出可否将款项转到个人账户。经请示领导同意后,金丹就让对方把购买款打到了自己的个人账户上,由于工作繁忙,金丹并未及时将这笔款项取出并存回公账,一段时间后,金丹发现单位领导和同事都没人提起这个事情,企业也没向她提出开发票的要求。

  于是,发现了这个漏洞的金丹又和楼挺群商量着,可否找一些不需要开发票的烟花爆竹企业,让他们直接把标签购买款打到个人账户里予以侵吞……楼挺群再一次同意了金丹的提议。

  就这样,2011年至2016年期间,金丹、楼挺群通过截留公款不入账的方式共同侵吞标签销售款35万余元,金丹单独通过截留公款不入账的方式侵吞标签销售款102万余元。

 一朝入狱骨肉分离

  怀揣着这样一条“弄钱”捷径,楼挺群、金丹二人就像守着一座“金宝洞藏”,一下子便有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财。

  从此,他们二人各自家庭的小日子越过越好了,二胎政策放开后,均第一时间生下二宝,都变成了“儿女双全”的人生赢家,一切仿佛岁月静好。

  但是,这世上哪有什么不劳而获的伪道理呢?二人并不知道,如此唾手可得的“馈赠”,其实暗中早已向他们索要了巨大的代价和苦痛。因为,就从被留置的那一刻起,楼挺群再也不能抱起刚出生的哭闹的小女儿,帮妻子分担育儿的辛劳了;金丹也是同样,小儿子还在哺乳期,她再也无法亲自喂养嗷嗷待哺的稚婴了。

  他们两人家境相似,都出生于农村家庭,小时候家境贫寒,通过自己的努力读完重点大学。参加工作后,两人急切地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善家庭的经济状况,虽然受过高等教育,但纪法意识严重不足,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做违法犯罪的事情,最多能想到的就是“万一被领导发现了可怎么办”,正是基于此,在直面利益诱惑时,他们的内心轻易地便动摇了。

  “在这过程中,我很多次都对自己说‘停手’,但好像都是要这次完了下次才肯停,最终在犯罪的道路上越滑越远,直到追悔莫及”,楼挺群痛彻心扉地在忏悔书的最后写到了自己懊糟的心情,但一切已经无法重来了。



  2018年8月,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楼挺群侵吞国有财物共计115万余元,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金丹侵吞国有财物共计217万余元,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四十万元。判决后,两人都决定不上诉,含泪吞下了自己亲手种出的人生苦果。(杭州市纪委监委)
更多推荐
更多
 职务高了,理想信念反而动摇了;权力大了,思想上生活上反而腐化了,年节收礼演变成雷打不动的“规矩”。为了谋取私利,他甚至不择手段、不顾组织原...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作者:陈小康2019-08-15 09:12
“被告人王云清因强迫交易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前不久,温岭市人民法院对以王云清为首的恶势力犯罪...
来源:台州市纪委监委2019-08-14 09:39
 这段时间,往年暑期学生来来往往的嘉兴市秀洲区王江泾镇长虹小学却空空荡荡,传达室的保安空闲了不少,“前两年有人贪污了培训费,校长被处分了,几...
来源:嘉兴市纪委监委作者:钱清 姜国民2019-08-14 09:38
 近日,随着法槌重重落下,吕忠福、吕键微父子二人通过虚报方式,骗取、贪污国家农业补贴资金一案在浙江省东阳市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吕忠福犯诈骗罪、...
来源:浙江省纪委监委作者:颜新文 方鹏航 方裕健2019-08-14 09:27
 2018年11月宁乡市委启动第四轮巡察,市委第一机动巡察组来到距县城160多里的宁乡“西陲”巷子口镇,开展为期2个月的常规巡察。时值隆冬,...
来源:宁乡市委巡察办作者:晏文静2019-08-13 09:27
“上周,我对腊市镇公务加油卡使用情况进行了解,调取了加油记录,发现了异常情况,请大家都看一下。”江西省萍乡市湘东区委第三巡察组的一次组务会上...
来源:江西省萍乡市湘东区委第三巡察组作者: 邹宜兴2019-08-13 09:17
 今年3月初,按照统一安排部署,江西省宜春市上高县委第一巡察组进驻县人社局开展巡察的第一天,我们就接待了一位来访的老人。...
来源:江西省宜春市上高县委巡察办 作者:汪灵星2019-08-12 09:06
 1人受贿,2家单位4名科级干部、1名中层干部“挨板子”。近日,永嘉县多名干部在扶贫领域履职不力被问责,在全县党员干部中引发热议。...
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作者:颜新文 厉孙斌2019-08-09 09:30
 “都云彩票痴,谁解其中味。”彩迷每每谈起彩票可谓五味杂陈。作为理智者,投点零钱,中之不喜、不中不悲;而非理智者,他们梦想中大奖、一夜暴富,...
来源:永兴县纪委监委 作者:陈保文 曾永群2019-08-08 09:25
“一生不过三万天,半百入狱度残年;本该享受天伦乐,只因错用手中权。警示后人莫等闲,常修其身过三关;党纪国法记心间,留得清白世代传。”2019...
来源:甘肃省白银市纪委监委作者:李海默2019-08-07 09:25
 近日,杭州市纪委监委公布的一则通报引发关注:原临安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胡竑涉嫌严重违法,目前正在接受杭州市监委监察调查。简历显示,胡竑辞去...
来源:杭州市纪委监委作者:李逸勉 斯晓健2019-08-07 09:12
 “一件这样的事情拖了7个月还没办好,现在还要我们重新提供资料走流程,你说气不气人……”今年6月4日,一封举报信寄到了长沙市望城区纪委信访室...
来源:望城区纪委监委作者:李坤峰2019-08-06 09:36
 现实生活中,他是一名计算机高材生,大学毕业后进入市属某机关单位工作,娶妻生子,家庭美满,是父母的骄傲、妻儿的依靠。虚拟世界里,他是一名挥霍...
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 作者:颜新文 吴晓夏2019-08-06 09:25
 “你单位存在财务管理制度缺失、工作衔接不到位、执法档案管理不严格等问题……建议你单位完善合规的执法档案管理制度,加强执法档案管理的信息化及...
来源:武汉市江岸区纪委监委2019-08-05 09:33
 “现在进行宣判……”7月19日上午,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随着审判长手中的法槌落下,该区海门街道吴叶股份经济合作社原副董事长、总...
来源:台州市纪委监委2019-08-05 09:30
地方频道
更多


微信公众号


手机客户端

东莞出书网 轻松读书网